【社工心历程】See You Again

2018-12-24 11:30 0

       我在南海六院做社工已经接近三年了,服务的对象主要是孕妇这个群体,期间见到形形色色的孕妇、命途不一的家庭,曾经在妇科陪伴住院安胎的孕妇一起经历那段担忧、害怕、不安和委屈的阶段,现在在产科负责抑郁孕妇及其家庭的心理状况和家庭社会关系治疗。

      还记得不久前的一个周三(每周三早上十点半带领孕妇及其家属参观产前产后区),我带着孕妇和家属去参观产后区的住院部,在走廊上有一位产妇叫住了我,原来是我去年在妇科服务过的孕妇,我们暂且叫她小支,或许是我觉得她特别的需要得到一些支持和帮助。


01再次见面

      我看到小支向我走来,走路姿势有点奇怪,我问她是不是哪里不舒服,小支说她刚顺产不久,“下面”还是很痛,走路都很不方便,我们快速的寒暄了一下,她就去做治疗了。

     我带着参观者了解产后住院部的环境和配套设施,介绍了VIP房间的配备和服务,让医护人员解答参观者的疑惑,了解参观者对服务的改进建议,就回到了孕妇学校。



02特殊的回忆

      还记得小支住院安胎的时候,她吐得很厉害,也特别不想要这个孩子,她直言是政策开放了,丈夫就逼着她要孩子,甚至还大年初三就送她过来取环,她多次沟通无效,还是怀孕了,怀孕了以后还是像第一胎那样孕酮低、孕吐、住院,她说这真的是很遭罪。

      小支告诉我她第一胎生产以后出现了产后抑郁,她的丈夫是公交车司机,早出晚归,难以照顾到她,她自己上班、在家做饭,吐得一塌糊涂的时候也是一个人。生产以后她也是自己一个人照顾孩子,没有人帮助和指导,也没有什么朋友可以吐吐槽,丈夫的帮助也是微乎其微。产后不久她就开始出现情绪问题,经常哭泣、抓狂、骂宝宝,甚至控制不住地一巴掌两巴掌的扇宝宝的脸,她自己也觉得自己很恐怖,但是就是控制不了,觉得莫名的情绪失控。

      后来我们医院妇幼保健科的医生上门访视,她主动向医生说出了这个情况,医生马上建议她去看心理医生,并且劝说她要找人帮助、一起照顾孩子。后来她跟丈夫沟通协商,就带着孩子回了娘家,妈妈帮助一起照顾,这样慢慢的情绪才渐渐好起来。所以她并不想再生一个孩子,害怕旧事重演。



03产后抑郁是病

     人生有时确实是无奈的,很多时候并没有say no的权利,特别是我们生病的时候。

     产后抑郁就是一种病,它并不是我们的道德观出状况,也不是我们的性格问题,这是一种需要帮助和理解的疾病,可以不药而愈的疾病,可以完全康复的疾病。

     同时它也是可以取人性命、把人玩弄于股掌之内的疾病,特别是产后雌孕激素急速下降,会引发产妇内分泌紊乱,直接就可以导致产后抑郁,而且照顾孩子导致的睡眠不足、过度紧张和劳累,会加重这个情况的出现。


面对产后抑郁

我们可以做什么?



供稿:南海六院医务社工服务项目

撰稿:欧妙贤

编辑:欧妙贤 霍颖怡